•                                                                                                                                                                                                                                                                                                                                                                                           English
  • ——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健康廣東】發布了!廣東再添3位“中國好醫生”!

    發布日期:2019-12-30發布人:guanliyuan
    12月27日,中央文明辦、國家衛生健康委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舉辦全國道德模范與身邊好人“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現場交流活動,發布第四季度“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月度人物。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主任醫師管忠震、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內一科主任醫師廖新學、廣東省珠海市桂山鎮中心衛生院醫生王桂湘獲評“中國好醫生”月度人物。

    管忠震、廖新學、王桂湘三位“中國好醫生”現場講述了他們不忘初心、全心全意服務百姓健康的感人故事。健康廣東記者綜合現場及往期推送,現整合刊載,以饗讀者。


    竟彩 www.ejsyp.com


    從醫從教70年,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主任醫師管忠震見證了我國腫瘤化療藥物從無到有的發展歷程,被譽為國內化療界“北孫南管”中的“南管”。

    上世紀50年代,國內腫瘤化療還基本處于空白狀態,國外的腫瘤內科也僅僅處于起步階段。上世紀60年代,腫瘤治療還很局限。管忠震介紹,當時化療藥物匱乏,當時主要的化療藥物是鹽酸氮芥,它對腫瘤有抑制作用,可毒性很大,要治療腫瘤就得把它注射進血管里,“當時的化療病人是一邊吊鹽水,一邊注射氮芥,盡可能地沖淡,減少對血管的損傷。當時的患者,血管炎很嚴重。

    因親眼目睹腫瘤患者的疾苦,管忠震苦苦探索治療的方案。上世紀70年代,通過臨床試驗,他發現了三尖杉類植物生物堿中酯類生物堿為主要有效成分,在國內首先報告阿霉素的臨床應用經驗,率先進行順鉑及長春花堿的臨床研究,此后,又主持了十余種重要抗癌藥物在我國的臨床研究。面對生命剛剛開始即面臨凋零厄運的不幸兒童,年近半百的他努力尋求解決方案。歸國后,他終于如愿以償,將兒童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的治愈率提升到了70%,他在國內最早創建了兒童腫瘤科,在醫院專門開辟了一個病區收腫瘤病兒。

    何杰金氏病,又被稱為霍奇金淋巴瘤,這是一種淋巴系統的獨特的惡性疾病,是發生在青年人身上最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當時世界上治療何杰金氏病,最出名的是斯坦福大學,其中卡帕蘭教授提出的何杰金氏病的治療模式影響了整個血液腫瘤界。

    1990年CT還沒有廣泛使用,按照他們的理念,為了查清楚何杰金氏病究竟侵犯了身體的哪些范圍,除了體格檢查之外,還要剖腹探查,把肚子打開,把脾臟部切掉,探查腹膜后及髂窩淋巴結,把肝臟做活檢。管忠震認為這種診斷方法讓人難以接受。為此,他主張“不做探查,而以全身化療治療為主”。這樣不僅可以簡便療程,節約大量的醫療費用,也可以減少了開腹給患者帶來的痛苦。這一主張在第19屆國際癌癥大會上正式報告。   

    這是第一次,中國的腫瘤研究工作者站在世界的舞臺上發出“中國聲音”。管忠震提出的何杰金氏病的“中國模式”,挑戰了當時世界通用標準,成為現在普遍使用的臨床治療模式。


    此外,他還開辦全國腫瘤內科醫師培訓班和專業雜志,創辦國內首個腫瘤化療專業網站,培養出的學生大多已成長為全國各地腫瘤化療領域的中堅力量。“年輕一輩是醫學發展的希望,我們永遠寄希望于年輕一輩。”談及對年輕醫師的寄語,管忠震表示,前輩們要盡心盡力培養好晚輩,晚輩們也要在各自領域發力,力爭與國際標準并駕齊驅,甚至“醫”出我國特色,并發揚出去。





    “老師常說,細節是決定病人能否成功搶救的關鍵。相比老師,目前對我來說做好一名良醫才是首要的。”師從“EECP之父”鄭振聲,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內一科主任醫師廖新學繼承仁心仁術,在臨床一線29年中,為了讓患者盡快看上病、看好病,他延長每次出診時間,根據患者情況制定最優方案,同時盡可能降低醫療費用。此外,他還堅持16年組織開展義診巡診,完成2000余人心血管疾病篩查。

    以梅州市五華縣龍村鎮的義診為例,從2017年8月開始,廖新學組織的專家志愿者隊伍堅持每月來到鎮上,開展義診咨詢、教學查房、技術培訓等一系列幫扶活動,2年來開展義診活動24場次,服務患者約14160人次,其中約50%患者為危重、疑難病例,累計減輕患者經濟負擔2000多萬元。如果計算兩地往返的路途,專家們2年來跑了不下14400公里。

    坐診之余,專家隊伍還通過臨床帶教等形式,提升衛生院診療水平,為當地百姓打造了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據統計,2018年衛生院門診人數達40624人,住院人數8289人,全院業務收入3117萬元,對比上年同期分別增長24%、25.8%和53.39%;2019年,成功掛牌“五華縣第五人民醫院”;兩年來醫療差錯事件和醫療糾紛零發生,成果斐然。

    與當地群眾的“幫扶情”也是這樣慢慢結下的。廖新學回憶,在一次下鄉義診返程途中,有一位村民突然堵在路上,攔住了他們的車,不讓車輛繼續往前。廖新學心里急躁,卻不是因為急著返程。“當時我還以為他是急著問診的患者,急急忙忙就要下車,沒想到是為了送一筐自己種的紅薯給我們。

    “醫者,24小時隨時待命。”廖新學這樣規劃他的工作時間。



    伶仃洋畔有醫者,于小島處訴說家國情懷——珠海市桂山鎮中心衛生院院長王桂湘,駐守桂山島上這唯一一家醫療機構已經32年了。

    1987年,當時的衛生院坐落在半山腰,只有體溫計、聽診器、血壓計“老三樣”。5位醫生,沒有護士,什么事都是自己做。工作、住宿都在一棟樓里。缺水、缺電,連公用廁所都沒有。交通不便,一個星期才一趟船。

    20來歲的小伙子看著這以后不知道要工作多久的環境,竟覺得新鮮和喜悅。“環境悶、條件苦。我們學校11個人分散到6個島,現在留下來的只有2個。”“我本來比較內向,不覺得孤獨。”王桂湘說。

    多年的海島從醫路,也為王桂湘留下了許許多多濃墨重彩的記憶。據他回憶,2017年臺風“天鴿”來襲時,桂山島停水停電,通訊中斷,成為一座“孤島”,衛生院窗戶破碎、天花板坍塌。“醫院大門被毀,也沒有了電鈴,我們睡在四樓,萬一有病人來,不知道的話就麻煩了。”王桂湘索性把診斷床搬到大門口,面朝大海,做起了“守門人”。  

     “打臺風那天,接到一個緊急電話,有個外傷病人要來,我們趕緊做好急救準備。”王桂湘介紹道,病人脖子處有一道很長的傷口,他幫著清創縫合,進行臨時處理,等到第二天有船,才把病人運送到市區進一步治療。

    一家衛生院,要如何做好島民健康的“守護者”?在王桂湘的診室里有兩個檔案柜,整齊地擺放著居民的健康檔案。“桂山島戶籍人口2000左右,加上流動人口,多的時候有七八千人,少的時候也有四五千。健康檔案有本地戶籍人口的,也有非戶籍人口的,覆蓋到整個海島。一邊是常規的,一邊是慢病檔案,分類放,好管理。島上有140多位高血壓病患者、20來位糖尿病患者。”他說。

    近年來,為提升基層服務能力,珠海市人民醫院與桂山鎮中心衛生院等結成醫聯體。如今,5g智慧醫院桂山島基地也已建成。看著醫院發展越來越好,王桂湘說,如果有機會從業70多年,他會堅守當地,一直為老百姓服務。

    來源:健康廣東
    部分資料來源:健康廣東往期報道 羊城派 南方醫plus

    攝影:侯家輝

    報道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M2OTkwOA==&mid=2655625014&idx=1&sn=892c47f97924bf27da3bc57d3d5d60ca&chksm=8bf29e2dbc85173b71a30e2a7f3547573137902a35cba930e1c7340c030463cebc464cfa852b&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7514286493&sharer_shareid=9b1ddcc7e473280882ac8dc3849ea286#rd

    2019-12-28

    {ganrao}